从竞技角度看曼联92班的队内地位

关于曼联92班的竞技角度排序,答案已经更新。不想点连接的可以在这里看原文。

关于92班和那个时代中的红魔曼联,几乎可以说是英超走向兴盛期的标杆。因此,对92班六人组在队中的地位,也引发了长时间的讨论。我个人认为,从俱乐部竞技角度上,无论战略还是战术,92班能挑大梁的时候,地位排序如下:

斯科尔斯 > 贝克汉姆 = 吉格斯 > 大内维尔 > 巴特 > 小内维尔。

为什么这么说,这和弗格森的战术思想变化,以及在曼联的战术变革有很大的关系。在说到92班之前,肯定要谈到英超当时的时代背景、曼联主力阵容的变化及原因、还有对弗格森战术思想的剖析。其实主要焦点集中在斯科尔斯、贝克汉姆、吉格斯三个人身上。大内维尔因为位置关系不可或缺,不是战术体系当中的胜负手,而巴特被伤病连累、小内维尔发挥不稳定,对三个人不会过多分析。

中后场长传直接打到前锋线上,中锋争顶,争下落点之后,快速跟进的队友或迅速组织面对禁区的进攻,或者直接包抄射门;

崇尚边路快速进攻和标准的下底传中,中路由中锋争顶攻门,或者其他队友跟进包抄射门;

因为双方都缺少后腰保护的层次的概念,因此在区内,中锋和另一名前锋吸引对方中后卫拉开,给前卫在禁区弧顶远射和插上争顶的机会。

此时的弗格森已经注意到英格兰传统4-4-2战术和欧洲大陆之间的明显差距。

4.攻方球员太容易进入本方禁区,双方对彼此之间的进攻组织,均缺乏有效的抑制手段。

5.整体防守质量的低下(这和英超球员一直被灌输的技术和战术认知有直接关系),例如前卫线站位过平,宽度过大,没有层次,后卫线回收的时候为了防止边锋下底传中,又拉得过开,没有合理的保护,中路和肋部都缺乏后腰填塞防守空隙。

于是在防守方面,他买来了保罗·因斯,和韦伯一起加强中场拦截、压迫,削弱比赛时对方球员试图从容打本方身后产生的威胁。并依靠两名边前卫的快速回收,让整个平行站位的中场在禁区前形成有拦截能力的防线。

在中路进攻得不到更多变化的情况下,吉格斯、李·夏普、坎切尔斯基为主的左/右边前卫,实际上具备边锋属性,在对方三十米区域的快速突破,将整体阵型在进攻时变为“4-2-4”,依靠人数优势向对方整条后卫线施压,同时将传中的范围扩展到区外,增加进攻手段的变化。

在这个时期,吉格斯的突破和坎切尔斯基的传中,给对手施加了极大的压力。但请注意,这两人本质上还是英国足球传统概念当中的边锋,进攻时战术作用单一,很少进入禁区;防守上的对位盯防效果很好,限制了对方同类型球员的发挥。不过由于平行站位的关系,防守宽度过大,依然容易上球员甩开。

坎通纳是弗格森新战术思路中最重要的拼图,这也是斯科尔斯为什么在竞技角度能够大于贝克汉姆和吉格斯的深层次原因。

弗格森此时的4-4-2,更像是4-5-1。这是他在英超和曼联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步革新。深受英国足球熏陶的他很清楚,全盘颠覆现有的技战术思路,向欧洲大陆球员靠拢,不但球员不习惯,主教练——他自己本人就很难兴高采烈地接受。

但是,1986年以来五中场战术开始流行,从3-5-2到4-5-1,五中场无论整体攻防,优势都是明显的;这个时期意甲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联赛,此时AC米兰的卡佩罗以4-5-1吃遍欧洲,中场控制能力和整体攻防表现让人叹为观止。弗格森于是在不改变4-4-2整体的基础上,从球员位置和战术构成下手,进行改良。他手下的4-4-2实际上变成4-4-1-1,毫无疑问,坎通纳是最理想的、中锋身后的那个“1”。

这个变化在之后的多年,直接影响到弗格森的战术体系,作为坎通纳的接班人,斯科尔斯因此占据着最高的战术和战略高度。

作为曼联“影锋”的鼻祖,坎通纳当时的战术优先级最高,拥有持球权、进攻选择权和最大跑位自由度。他主要负责两件事:

一、牵扯对方的防守重心,梳理前场进攻的节奏,平衡中场整体推进的效果。在他的身后,有因斯和麦克莱尔作为传球接应点,吉格斯和李·夏普根据坎通纳的跑位和传球,择机靠近形成配合,于是攻左还是攻右,全凭坎通纳的跑位决定。

这一战术上的变化极为犀利,前面说过,英超前卫的防守宽度过大,坎通纳的个人技术和局部配合意识,很容易通过二过一、二过二这样的战术套路形成突破,带来进攻节奏上的变化,然后两个边路高速插上,进攻的多样性就产生了:

要是任由坎通纳和小伙伴推进到禁区弧顶一带,在没有后腰保护的情况下,远射会很致命;

二、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削弱对方进攻的资源配比。坎通纳在中前场的存在感异常巨大,当时的英超不可能设专人盯防他,因此对方前卫线在整体进攻的时候,必须兼顾对重点球员的防守——我指的是,对坎通纳这样的球员的防守投入度,比其他人要高出很多,加上他的跑位飘忽,离他很近的对方持球队员必须时刻注意攻转守的时候,坎通纳在哪里,这样很容易打乱进攻节奏。

在真正意义上的后腰球员出现以后——说的就是基恩和巴特,但多数时候是基恩——曼联的4-4-2阵型,不但两个边前卫在中场的站位纵深更大,擅长组织进攻和自己解决问题的坎通纳(我们可以说是突前前卫)就成了节拍器,队友根据他的位置和面向球门的距离,决定进攻的速度,这就是红魔压迫式控球打法的由来:要么在快速传切配合当中推进,要么在反击中打通两个边路,边前卫直接从区角上进攻肋部,由边后卫(通常是埃尔文)下底传中。

在92班开始接掌红魔首发之后,斯科尔斯对这套战术是吃得最透的,相比坎通纳,他明显缺少两样东西:霸气、过人技术,直接攻门的欲望;

但长项也很明显:肯跑,对攻防的平衡效果有提升,另外斯科尔斯离禁区更远,依靠传球形成的局部配合,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肋部进攻的效果。因此就算他主持的中路进攻相比坎通纳时代大为削弱也没关系,在两个肋部的进攻方面,他的组织会更合理。

1995~1997的两个赛季当中,加里·内维尔已经坐稳了主力左后卫的位置,贝克汉姆也崭露头角。当时的前卫和前锋线赛季

贝克汉姆的出现,让曼联的边路进攻变化更多。他在肋部可以射门,传中就不用再去夸耀了。中路基恩和巴特基本是名副其实的防守型前卫(双后腰),前场依然交给坎通纳。

在国王退役之后,基本是斯科尔斯和基恩搭档中场,贝克汉姆和吉格斯分居两侧,这样的阵型下,斯科尔斯属于英超传统的中前卫,负责和基恩调度进攻,协调防守,保持曼联整体跑位和快速传切的优势,继续进行压迫式的进攻打法。

这个时期,对手对曼联有所研究,但大多数队伍的整体战术提升的确有限。红魔战术体系能够运转如常的原因,除了球员的个人能力和意识高出对手一截,还有就是中路和边路进攻的均衡。坎通纳的离开,对曼联中路的打击是致命的,在“大德鲁伊范尼”没来之前,安迪·科尔、约克、索尔斯克亚、谢林汉姆四名前锋竟然没有一个人具备坎通纳的能力:

92班主政的曼联,更多依靠整体,而不是整体和个人相辅相成,也就是说,坎通纳在这个俱乐部,对整体战术的依赖最小,而92班的三名中场不同,吉格斯、斯科尔斯、贝克汉姆三人,谁也离不开谁,弗格森如果说会有战术倾斜,那多数是斯科尔斯——红魔的前场传切,需要一个横向拉扯空当的球员进行串联,斯科尔斯因为身体和个人技术的短板,缺乏犀利的个人突破,转而用传球来改变比赛节奏和进攻方向。

如果读者看过那时的英超,会对吉格斯和贝克汉姆的边路进攻印象深刻。前者依靠精湛的盘带,动辄打爆一条边,横向内切之后突然从肋部直插,防不胜防;后者攻防两端十分积极,圆月弯刀挂在对手头顶,“悬”而未决,却已经让人胆寒,内切的射门也是华丽无比。

这是弗格森新战术思想的集中体现,过顶的长传多数用于转移和调度,再通过压迫式传捣推进,找到对手防守的薄弱环节;与此同时,92班的传球/跑位技术、接应意识方面的优势,成为了压迫式进攻的基础,并提高了进攻的效率。

然而,如果没有斯科尔斯在中路的牵扯、跑位和串联,红魔的两条边在单兵作战的情况下,很难收获丰硕的成果,而事实上,在当时的比赛当中,贝克汉姆和吉格斯两人的确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场面优势。

在防守时段,红魔防线构筑的层次更合理、防守质量也高,守转攻时由于跑位优势,中后场的运转得到了极大的保障,大内维尔、斯塔姆、布兰克、费迪南德等后卫都能通过合理的传球输送到中场,让本队长时间地保有球权,斯科尔斯的活动范围和视野可以让他发挥调度的特长,迅速通过横传和斜传,选择某一条边路推进和转移,达到拉扯对方防线的目的。

在这种情况下,曼联的四中场完全不可能是平行站位,因为三角传递和跑位的必要性,呈现出中前卫拖在后面,两名边前卫压上,甚至向一侧禁区的肋部靠拢,将边路走廊让给助攻的边后卫。贝克汉姆和吉格斯在这样的战术发展下直接受益,从两个边路向肋部的扩张过程中获得了足够的发挥空间。

在英超本土球员的过人突破技术鲜有亮点的大环境下(欧文算是特例),后插上的球员个人技战术水平越高,进攻效果就更好。斯科尔斯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红魔的最佳人选。在强强对话当中,斯科尔斯的意识高度和跑位效果,经常在他远射打穿对手大门、或在肋部组织起有效的二次进攻后得到展现,特别是他的远射,网上的视频集锦太能说明问题了。

弗格森一直钟情于4-4-2转4-5-1的变化,在92班主政之后,中场一字排开的贝克汉姆、斯科尔斯、基恩、吉格斯能攻善守,当时巴特和小内维尔先后打过中前卫,比赛的场面证明这两人无法给出合理的中路组织,以至于斯科尔斯停赛和伤缺的时间里,两个边路的压力被骤然放大,原因就是中路进攻效率低,红魔的四名前卫刚刚通过中圈,推进就开始严重受阻,加上传递和过渡不流畅,会导致吉格斯和贝克汉姆无法在阵地战当中获得足够的边路纵深,贝克汉姆的应对还好一点,他善于找机会强行传中,凭借圆月弯刀的诡异弧线和球速,就算不能下底也制造了禁区内的威胁,吉格斯可就惨了,要靠技术和速度强突,纯属消耗战。

由于曼联整体战术的先进性,加上压迫式打法的纯熟演练,斯科尔斯缺阵带来的战术受阻在很多比赛中都不是特别明显,甚至在欧冠这样的大场面下才能感受到他对对方防守形成牵制的重要性。反过来看英格兰国家队可就惨了。

在国家队的竞技角度,无论战略还是战术,单纯论92班全部在场的时代,战术领头羊只能是贝克汉姆,排序如下:

理由很简单,英格兰国家队不是曼联,太过拘泥于平行站位,中路缺少能够控制节奏的好手,边路的推进就无法体现纵深,因此打不出那套压迫式的战术,传统中锋希勒、谢林汉姆等人都需要一名好的传中球员,欧文这样的速度型前锋又需要快速通过重重防线,形成单兵作战,于是这个人只能是贝克汉姆。

英格兰的中路为什么用不了斯科尔斯还有一个长期积累的问题:在盛产边锋的英格兰,中路进攻向来就不是重点,而边锋会干啥呢?下底传中。中前卫一点儿进攻权重都没有——不对,有一点,那是1996年的加斯科因时代,他的跑位、组织和进攻天分堪比坎通纳。加上维纳布尔斯慧眼识才,加斯科因身边的麦克马纳曼、雷德克纳普、巴姆比等人也不适应下底传中的打法,那时的英格兰国家队把4-4-2打出了难得的技术韵味。

在1998年世界杯之后,英格兰的“后腰”位置出现了红军队长杰拉德,他的box 2 box属性,以及利物浦中场的技术优势,让斯科尔斯更加没有战术权重。但霍德尔以及之后的历任国家队教练,对生姜这样的球员又不可能视而不见(如果你装作看不见他,会被嘲笑为不会用兵),搞到斯科尔斯要去打左前卫,否则中场没有他的位置。

杰拉德非但和兰帕德不能共存——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和斯科尔斯不能共存才是英格兰国家队长久以来的软肋。体现在于:

杰拉德的组织缺乏节奏的变化,这是典型英式中场的思路,而斯科尔斯则最善于控制节奏;

杰拉德的长传、直传,是为边锋快速推进服务的,不管是反击还是正面攻坚都是如此,而斯科尔斯在曼联很少用这种简单的传球去决定单一的战术目的,他更善于拉开肋部和边路的纵深,制造出多种进攻选择,就好像坎通纳和加斯科因当年一样;

斯科尔斯的后撤,能够牵扯对方防守阵型的变化,杰拉德的后撤,很难做到这一点;

很多对手都知道,杰拉德远离球门的距离是越远越好(门前少组织,进攻手段单一),但斯科尔斯的后撤,是曼联两个边路大举进攻的信号,难就难在你面对吉格斯、斯科尔斯、贝克汉姆三个人的时候,如何选择一条边有效地构筑第一层防守,切断他们和黑风双煞、和谢林汉姆、和范尼等前锋的联系。

1.在右路,安迪·科尔和约克当中的一个拉边,让贝克汉姆肋部组织进攻,大内维尔从万人迷身后套边,斯科尔斯回撤形成支点,基恩或者巴特还有其他防守型后腰负责支援。

2.在左路,如果安迪·科尔拉边,吉格斯则切入肋部,安迪·科尔和斯科尔斯会在他身后等回传;如果吉格斯下底,两名“黑又快”在小禁区内实施“双抢”,吸引防守人数,让斯科尔斯、基恩和贝克汉姆轮流在弧顶架炮。

在挪威前锋索尔斯克亚搭档范尼和谢林汉姆的年代,曼联的前场也是有两种主要的进攻套路。

1.挪威人活动于两肋,谢林汉姆中路做球,吉格斯和斯科尔斯在三十米区域负责策应。吉格斯突破受阻,吸引防守人员左移之后,迅速回敲生姜,转移到贝克汉姆一侧,然后起球,或者由横移的斯科尔斯、大范围跑位的挪威人再次组织右肋的进攻。

2.挪威人向左边路或右边路横跑,拉开一名中后卫,斯科尔斯给交叉横跑的范尼送斜线和直线。

范尼禁区弧顶持球之后有多种选择。如果吉格斯高速插上,范尼分边,向禁区内回套,等待包抄抢点。如果贝克汉姆到位,范尼压住中后卫回做,万人迷传中,威尔士人、挪威人、荷兰人三人控制禁区抢点,斯科尔斯弧顶架炮。如果两个边路全部到位,对方边后卫拉开防守,中路空当过大,范尼则要么选择突破,要么横向短传后插上的斯科尔斯、布兰克、基恩等人远射。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以上四种战术变化,首选支点无一例外是斯科尔斯,他对节奏的可控制力可见一斑。遗憾的是,他缺乏的东西,是英格兰最需要的——突破和突破后分球。这是坎通纳、加斯科因凌驾于他人的杀手锏,也是破阵地战很有效的手段。这一弱点在曼联,放大了两个边路的战术作用,让很多人觉得吉格斯和贝克汉姆的竞技地位大于吉格斯。

由于英格兰的中前卫普遍缺乏这项主要属性,因此不得不在欧文扶正之后选择回收,让出中场的大片纵深,通过贝克汉姆和杰拉德的传球,为欧文提供突破的条件。

如果有人还记得2000年欧洲杯小组赛英格兰先胜后败,2:3输给葡萄牙那场关键战,此役英格兰打了20分钟好球,边中结合、前卫插上、进攻节奏应有尽有,典型的曼联风格,而中场调度正是8号保罗·斯科尔斯。可惜啊,原本看到的希望,被葡萄牙天才给无情扼杀了。

十年以后看1996~2002的英格兰,不胜唏嘘。本来有大把的人手和机会真正兴革,却因为上上下下对4-4-2的因循一一错过。弗格森不变之变,没有为英超带来更灿烂的战术景观,只造就了一场红魔神话。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